美文
文库
亚游集团|首页
主编原创

【洪富回溯】“雷锋班”纪事之(十七)

——1146——

难忘新兵那段激情岁月(2)

我要走了弯弯的小河,你在流泪层层浪波。我要走了涓涓的小河,你在追我个个漩涡。啊……家乡的小河你听我说,我去寻找种子让你的身旁,开遍幸福的花朵。啊,家乡的小河你听我说,我去寻找知识让你的身边结满丰收的硕果。啊,家乡的小河你别难过,我会回来,我会回来,你等着我,等着我,等着我,小河……

虽然许多年过去了,但每每唱起《家乡的小河》这首歌,我便禁不住泪眼朦胧。不久前,在1986年11月入伍的吉林籍战友李秀峰创建的雷锋团十一连微信群里,在战友们的强烈要求下,李秀峰饱含深情地演唱了这首歌,听着这首《家乡的小河》,仿佛一下子让思绪又回到了1988年的那个冬天。

“傻大兵,傻大兵”,顾名思义是指当兵的站着像木偶,坐着像木偶,首长训话的时候更像木偶!尤其是新兵刚入伍的时候,服装型号匹配不够准确,多数战士的衣服装束显得不够合体,走起路来显得既整齐——邋遢,认真——神经!雄赳赳,傻呵呵,真有点笑死个人!更逗人的问题还有,就是当兵人一起唱歌儿。新兵入伍都是来自五湖四海、异省他乡,有城市,有农村的,农村数额要略高于城市,还要有一定比例的少数民族兵员,这些小青年坐在一起唱歌儿,听听该是什么声音效果?南腔北调是小事儿,大家根本就不会唱歌。

那个时候很少看电视,确切地说我是没当兵前,是在上学晚自习回家途经乡政府,和几个同学很好奇地溜到会议室里看过几次电视,感觉这黑塑料盒玻璃片子里怎么会出人呀。加之当时国际国内的形势很复杂,战备任务很紧,部队要求非常严格。连队在那个年代的文化生活几乎为零,只有连部会议室一台21寸木盒安室外线的电视机只有礼拜天才能看,平时除了训练、站岗、劳动,每天晚间有一个班会、排会,就没有看电视的时间,每周六晚上的教歌是大家最期盼的。连队集结、开饭的时候都要唱歌,如果不唱歌就显得没精神,不整齐,没士气。《学习雷锋好榜样》是饭前或集会前必唱的一首歌,然后是《打靶归来》、《战友之歌》、《我是一个兵》等。李秀峰在连队是专烧锅炉的炊事员,用他的话说东北这天贼冷,烧锅炉取暖多好啊,再说了,烧锅炉虽然很脏,可雷锋老班长不是说了吗,愿做革命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愿当革命的螺丝钉,永远坚守在自己生活的岗位上。张思德不也是烧锅炉吗,毛主席他老人家都专门写《为人民服务》表扬他了。李秀峰唱得一首好歌,男中音很有磁性,团支书张晓波经常带团小组去驻地李家乡三道村开展军民共建活动,他的“粉丝”老多了。刘殿富指导员让他兼任连队教歌员,《家乡的小河》、《少年壮志不言愁》、《血染的风采》等这些歌,我和新兵战友们都是跟他学唱的。

 
 

我当兵那年的3月5日,正好是纪念毛泽东等老一辈革命家发出“向雷锋同志学习”号召25周年。为迎接沈阳军区和军区工程兵部首长莅临视察雷锋团,团党委决定从各营、连选派部分文艺骨干,自编自演一台反映雷锋团官兵精神风貌的文艺节目。我和李秀峰被四营抽调参与全团文艺排演。那段时光我俩形影不离,每天吃过饭就步行到团部机关二楼会议室排练节目。李秀峰的这首《家乡的小河》、宣传股电影放映员颜显宏演唱的歌曲《小白杨》,和我演唱的地方戏――河南豫剧《朝阳沟》选段“咱两个在学校整整三年”,直接被审核节目的团首长当场拍板选用。

1988年3月5日,抚顺市李家乡北大东沟大伙房水库萨尔浒畔,雷锋团彩旗枫扬,军歌嘹亮。全团2000余名官兵迎来了来自沈阳军区和辽宁沈阳、抚顺以及全国各地的首长、领导和社会各界朋友,军民欢聚一堂,隆重纪念联欢。

李秀峰上台一开口,“我要走了家乡的小河……”,那清纯浑厚、甜美圆润的歌喉就博得了满堂喝彩。当他唱到一半时,台下许多新兵战友都流下了激动的热泪。这首歌唱出了刚刚离开家乡的新战友们的心声和期愿,战士们怎能不动情。

“一棵呀小白杨,长在哨所旁,根儿深,干儿壮,守望者北疆……小白杨啊小白杨,也穿绿军装,同我一起守边防……”, 这首阎维文、郁钧剑唱红了大半个中国的歌曲,这首旋律优美、以物寄情、励志上口,抒发了战友们的爱国情怀的歌,被颜显宏唱得声情并茂,战士们双手合拍,互动同唱,使联欢会达到了高潮。颜显宏在自己创建的《岁月有约》里这样回忆《小白杨》:每当回想起在雷锋团时那段刻骨铭心的抗洪瞬间,眼前便浮现出那特殊场景下的特殊人群:停止休假、只身追赶抗洪部队的干部;推迟婚期、舍小家顾大家的军中“准新郎”;怀揣老父病重、病危电报,含泪抗洪的战士;涉入一人深的水淹地里抢收冬瓜的官兵“潜水队”;牵着孙儿一样小战士的手,边递吃的边落泪的老大妈;死也不离孤岛、被带泪的官兵强行架离的古稀老人;拎着刚剁下头的鸭和鹅,与哨兵撕扯着要送给亲人解放军吃的村里汉子;那席地而餐、席地而憩、席地而寝,手脚缠裹着纱布、涂抹着“泥彩”的硬汉群体……一切的一切,都与那翻滚着浊浪、流淌着野蛮、海一样的江水一道,凝固成一幅波澜壮阔的抗洪画卷!

当主持人报幕轮到我上台时,第一次当着台下黑压压的人表演节目,心里那个紧张劲就甭提了。我手拿话筒语无伦次,天气虽然冷,手心都是汗。颤抖着背诵提前准备好的开场白:鄙人不才,今天给大家汇报清唱一段地方戏,豫剧电影《朝阳沟》里男主角拴保的唱段“咱两个在学校整整三年”,唱的不好请大家多多包涵。不成想引来台下一片喝彩欢呼声。豁出去了爱谁谁,唱就唱:

――咱两个在学校整整三年,相处之中无话不谈。我难忘你叫我看董存瑞,你记得我叫你看刘胡兰。董存瑞为人民粉身碎骨,刘胡兰为祖国热血流干。咱看了一遍又一遍,你蓝笔点来我红笔圈。我也曾感动得流过眼泪,你也曾写诗词贴在床边。咱两个抱定了共同志愿,要决心做一个有志青年。你说过党叫干啥就干啥,决不能挑肥拣瘦讲价钱。你说的话讲的话,一字一句全忘完。想想烈士比比咱,有什么苦来怕什么难。……

唱着唱着进入了状态,知识青年响应国家号,上山下乡支持农业大发展,这不也是雷锋精神的真实写照吗!

文化艺术一脉相承,

地方戏照样受欢迎。

一段拴保唱段引来了全场雷鸣般的掌声。颜显宏是85年兵,以一首《小白杨》唱响了雷锋团;李秀峰是87年兵,因一曲《家乡的小河》唱出了战友们的共同心声,他俩同被战友们誉为“军中百灵”。我是新战士,因这次演出的“闪亮登场”后,战友们都亲切的称我为“梨园春”。

 这次的新兵“亮相”,无形中提高了我的“知名度”和战友“人气”。从黑板报比赛获奖,到春联比赛获全团第-名,从书法作品布展在雷锋荣誉室,到辽宁电视台致信团党委感谢信,加上这次的戏曲表演……为我日后被选调到“雷锋班”奠定了基础。

(未完待续)

本期主编:刘洪富
责编:杨效日
 
 

版权声明: 辽宁石油化工大学雷锋学研究中心 / 辽ICP备16000520号 (建议使用IE9以上版本浏览)
站 长:王富强
技术支持:抚顺全景网络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