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
文库
亚游集团|首页
主编原创

【洪富回溯】“雷锋班”纪事之(十八)军委首长接见

——1147——

      接近一年的司训连生活很快就要结束了,这些从司训连训练合挌的汽车兵要调配到部队各营、连去。司训连刘中锋连长舍不得让我走,而汽车连连长胡宪臣点名要我去,最后刘中锋连长请示后勤处处长吕庆平同意后才恋恋不舍,之所以用《军委首长接见雷锋连》为本篇主题,其实初稿为《将军壮行》,后改为《进雷锋连前夕的那段时光》,总感觉都不贴切。为何几易其稿,说来话长,此事还要从头说起。

       汽车连即“雷锋连”,所在位置在团部和司训连中间。由于我新兵时就协助后勤处贾权参谋(后为雷锋团副政委)参与雷锋连“荣誉室”的创建和整理制作,能写会画的我给团首长和胡宪臣连长、欧阳华初指导员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989年春夏之交,首都北京发生政治风波,时任司训连文书的我致信给我的家乡――山东曹县人民广播电台,以雷锋团战士的身份告诫父老乡亲,要坚信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要在思想上、政治上和行动上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要坚决做到不听谣、不信谣、不传谣。曹县广播电台播出后,引起强烈的社会反响,许多同学和亲朋好友给我写信说,最近看电视挺吓人的,从广播里听到你写的信才吃了定心丸。还有的同学说,本来想买票去北京参与静坐的,你这一封信让我明白了,只有相信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才能让中国人民好起来。曹县人民广播电台给部队写来热情洋溢的感谢信,这封信在团广播室“雷锋之声”反复播出,更加激发了战友们爱党、爱国、爱军和爱民热情。

 

      1989年8月27日,一列车队驶进雷锋团营区,停在了“雷锋纪念馆”门前。时任中央军委秘书长、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杨白冰上将从车上走下来,带着6位将军来到了辽宁省抚顺市李家乡一个叫大伙房水库的山沟沟里――这里是雷锋生前所在团驻地。

       此时,正是共和国刚刚经历了一场严峻的政冶风波,全军、全民都在急切呼唤雷锋精神。走进雷锋纪念馆前厅,将军们停住了,道道凝重的目光投向雷锋的雕像,倾注着他们的敬意……

       自古以来,将军们统率士兵,身经百战,戎马倥偬,功勋卓着。于是将军成了士兵的偶像,成为士兵的向往。“不想当将军的士兵就不是一个好兵,”也就成了颇为流行的军中名言。然而,雷锋――平凡而普通的一个士兵,却以磁石般的力量吸引着共和国的将军,且赢得了他们发自于内心的敬重之情。

      雷锋,一个普普通通的解放军战士。

      雷锋,一个具有人格和思想双重魅力的共和国士兵。

      早在1963年3月15日,就有一批将军来到雷锋团的雷锋纪念馆:中央军委工程兵司令员陈士渠上将,沈阳军区副司令员曾思玉中将,沈阳军区政治部主任李震少将,沈阳军区工程兵主任王良太少将……他们是雷锋吸引来的第一批将军,是雷锋纪念馆第一批参观者。

       年复一年,数不清有多少位将军来过雷锋团,来过雷锋纪念馆。在新兵时协助整理装裱“领导关怀”的题词时,了解到此前原沈阳军区司令员刘精松、政委宋克达以及军区、集团军、省军区、守备区等几十名军以上军官来过雷锋团。刘精松上将题词“走雷锋之路,成人战材”和“光照神州,长城增辉”;宋克达中将题下了“雷锋精神永存”,其它将军们也都挥毫题词,将军们把希望和心声都记录在萨尔湖畔的雷锋团这个规模不算最大但离雷锋最近的纪念馆里。

      1989年2月,沈阳军区参谋长李海波中将,副参谋长杨国屏少将-行,带着军区司令部的部长们走进了雷锋团,走进了纪念馆,将军们和全团官兵一起高唱“学习雷锋好榜样”,气吞山河,高亢恢宏……

       如今,杨白冰上将也来了,他在雷锋纪念馆展厅内踱步缓行,在毛泽东、周恩来与话剧《雷锋》全体演员合影的照片前,他久久地注视着,这幅照片将他带入了往事的回忆中:“当时我在成都军区工作,还叫我们成都军区派人来学演这个剧目,那时宣传雷锋,宣传得很好!”

      走出纪念馆,杨白冰上将来到汽车连车场上,站在“雷锋车”前,将军深情地抚摸着车身,对陪同的孙承彦团长和张怀先政委说:“看到它,就会想起雷锋,就叫它雷锋号嘛!”之后,他又参观了雷锋连荣誉室、“雷锋班”,以及“雷锋班”的荣誉室。

      餐桌上,将军们和干部、战士-起香甜地吃着地瓜、窝头,喝着豆腐脑,品尝着抚顺大伙房水库的鲜草鱼。大家伙边吃边唠家常,问寒向暖……而此时,若不是肩上的金星星,真看不出来他们是共和国的重要将领呢!

       “让雷锋班同志来,我和他们座谈座谈。”杨白冰上将和士兵们坐到了同一个会议室里。在听了团领导的汇报后,杨白冰上将动情地说:“对,你吹你的冷风,我学我的雷锋!”说到这里,他问“雷锋班”的战士们:“你们还记得这话吧,这话很有哲理!”他又说:“你们团把雷锋精神作为团魂,把一大批学雷锋典型作为团宝,把雷锋事迹作为经常性教育干部战士的团课,把《学习雷锋好榜样》作为团歌,我觉得这是很好的,可以称之为“四大宝”嘛!可以把它作为我们的传家宝,在全军推广你们的四大宝……”

        张怀先政委激动了:“军委总政杨主任代表军委到我团视察,给我们作了重要讲话,接见我团官兵,这是对我们的特殊关怀……”杨白冰上将语重心长地说:“是因为你们有一个特殊的人物嘛!”是啊!一个普通而又特殊的人物!一个平凡而又伟大的人物!一个伟人们赞誉,将军们敬重的人物!这个人物永远地站在了纪念馆的前厅,他的精神也将永远的留给他的传人们。

       杨白冰握着原“雷锋班”第十五任班长、时任雷锋连副连长李仕库的手,又看着连长胡宪臣和时任“雷锋班”第十七任班长郑金宝以及“雷锋班”全体战士说:“我们来学习来了,向你们学习呀!”将军兴致勃勃地招呼着雷锋连的战友们一起照像:“来吧,大家一起来吧!”

 

       将军们与“雷锋连”的士兵们永远凝结在这张难忘的画面上。杨白冰上将临走前,代表总政为雷锋团留下了这样的赠言:

    接雷锋枪走雷锋路,

    四化征途任重道远;

    学雷锋班建雷锋团,

    革命精神代代相传。

      随着将军之行,雷锋精神之火再次在全军蔓延开来。将军壮行时,我是司训连文书兼学员,却以雷锋连“雷锋班”战士的身份全程参与了将军接见,这种特殊待遇可谓前所未有过的。一是鉴于我入伍以来的政治表现,二是在司训连当文书期间,常被团首长临时抽调到雷锋连出黑板报、或者书写欢迎各级首长或地方领导莅临视察、指导工作内容的标语条幅,雷锋连连长胡宪臣破例让我以雷锋连“雷锋班”战士的名义参与军委首长的接见。于是,我就有了“人不没进雷锋连,已经是雷锋连的人,虽还没进雷锋班已经是雷锋班战士”的“传奇故事”。

   (未完待续)

本期主编:刘洪富
责编:杨效日
 

版权声明: 辽宁石油化工大学雷锋学研究中心 / 辽ICP备16000520号 (建议使用IE9以上版本浏览)
站 长:王富强
技术支持:抚顺全景网络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