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
文库
亚游集团|首页
主编原创

【忆海】高考那年

——1133——

 

到了高三,班上的氛围没太大的变化,上课依然有人起哄,睡觉也是常有的事儿,时不时出去包个宿也不少见。唯一的感觉就是热,一热水就不够喝,盼子从家带来一个超大号的可乐瓶子,一接水就下去一大截,这便免不了全班同学的咒骂。盼子为人很好,看起来像个小学生,和我一样有点黑,虽说比较贪玩,但靠得住,值得信赖的好兄弟。

好多人都知道,我有个饭友,每顿饭都跟他一起吃,久而久之也就养成了习惯。他呢,长的白白嫩嫩,小鲜肉一枚,脑袋特别方,就像盼子说的,有他做数学几何题都不用带模型,直接看他就行了。他喜欢足球,队里的主力成员,最重要的一点是他有腹肌!这就让好多女生垂涎欲滴,听说有个女生晚上做梦都喊着要摸他的腹肌呢。

 

文英,算是我所见到的男生里面文学底蕴最深厚的,喜欢三国,学习超棒(英语除外),高三时,他交了个小女朋友,日子过得挺滋润。

“过儿“喜欢打篮球,更喜欢在我面前卖弄,一点儿也不把我这个“姑父”放在眼里。小白,确实很白,就是想不通一个脸都懒得洗的人,竟然可以这么白,他是唯一一个通过所有飞行员测试的人,将来是要开飞机的人。

老黑,在班里唯一比我黑的人,也不知道他追到那个小女生了没。

太阳女神总是轻轻松拿第一,敢保证班上四分之一的男生都有过想法,只不过面对她的优秀时却都望而却步...

 

提到老师,首先得说得必须是班主任,两年来,只见他笑过三次,均是在告诉我们要收费之后。物理课开始的黑色三分钟,谁都忘不了。前几天大物课,老师说谁没有学过光的干涉举手,迟疑了一下,举起了罪恶的爪爪,心想要在高三肯定被赶出去了,但随手一挥仍然划出了那个熟悉的签名,还好这独门手艺没有失传,可惜再无用武之地。

英语老师卖萌最让人受不了,嘟嘴,眨眼是她维持纪律的两件法宝。留了一头简单干练的短发,愈加调皮可爱。

或许早就忘了啥是官能团,酯化反应的原理是什么,却依然记得“雾霾”放到第几分钟了。生物老师硬是把全班的普通话带偏了,一上生物课自动切换为方言模式。

很少有人在语文课上不睡觉,好多人觉得这没什么用,谁会知道,在大学里,想上一节语文课,却再也没人愿意在你身边啰嗦了。

数学老师换衣服的频率很高,对工作认真负责,数学课上放"开讲啦”,却是我听得最认真的一节数学课。

生物老师在毕业前说了一句话:"孩子们别闹了,咱班这六十几个人在再想回到这里听我讲课,几乎是不可能的了。当时觉得这句话有些残忍,没往心里去,可谁知短短一年后,这句话就得到了印证。

 其实这么长时间以来,一直在逃避闪躲,对于高考,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败的一踏湖涂,痛的撕心裂肺,落得万念俱灰。即使这样,有人问我,你后悔吗?不,我不后悔,如果给我再来一次的机会,仍会这样义无反顾,为什么呢?因为康馨园对面的那家麻辣烫,因为加豆干豆皮豆芽,不加黄瓜的夹菜饼,因为那一杯不加糖的白豆浆,因为还没来得及去吃的重庆麻辣烫......

 高一的一位班主任曾经说过,你们不懂高中,不懂高三,等到有一天你们上了大学,就会明白高考的意义,等你们步入社会,才会懂得大学的作用。现在也终于明白,只可惜有点晚。可能所有的事情,都是如此当置身其中的时候懂得,但当有一天我们走出来了,放下了就会看清一切,所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就是这个意思吧!

 
本期主编:杨效日
责编:杨效日

 

 

版权声明: 辽宁石油化工大学雷锋学研究中心 / 辽ICP备16000520号 (建议使用IE9以上版本浏览)
站 长:王富强
技术支持:抚顺全景网络传媒